週五. 4 月 19th, 2024

▲兰州市第二十九中学在操场上举行活动。(受访单位供图)

▲9月1日下午,第二十九中学小学部的学生们在生活老师的陪伴下搭乘校车回家。本报记者郎兵兵摄

▲9月1日,兰州市第二十九中学小学部的学生面对镜头包養微笑。本报记者郎兵兵摄

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虽紧邻城市,但农村面积超过85%。近些年,随着城镇化速度加快,农村生源持续减少,乡村教育面临严重空心化和资源浪费。2020年,兰州市七里河区根据实际,将26所农村中小学和教学点进行资源整合,与城市的51所学校组建为数个教育集团,探索区域内城乡教育一体化办学,试图破解乡村教育的窘境。

“同学一下变多了,学习氛围浓厚了”

兰州市第二十九中学坐落在山沟里,离城区仅有十几公里远,但比城区的学校更宽敞,学生们在功能室排练着非洲鼓、学习版画;教学楼墙面上贴着学生外出研学游的照片,记录了在兰州音乐厅、博物馆、与奥运冠军见面等精彩瞬间。

三年级时,付明锋来到这所学校就读,刚开学第一周就收获了惊喜。“我第一次上了体育课、社团课和心理课。”这些“第一次”让他对“上学”有了新认识和期待。

学校没整合之前,付明锋在袁家湾小学就学,“经常一个人走山路,从幼儿园开始一直这样。”他说自己不害怕新环境,最害怕的是没有同学陪伴。“老师比同学多,音乐美术体育都是主课老师教,语文很难考及格。”

2020年,七里河区探索将包養網26所农村中小学和教学点进行资源整合,与城区51所优质学校组建为10个教育集团。付明锋周边的7所农村小学、教学点的200多名学生被集中到兰州市第二十九中学就读。

优质师资共享是城乡教育资源整合的关键。七里河区实施了教育集团内教师城乡双向柔性流动的政策,通过优质师资的交流示范,实现教育资源辐射共享。

教师从“守学生”到“教学生”。兰州市第二十九中学副校长林婷婷说,教学点的教师大多都是年轻的特岗教师,孤立、闭塞的环境不利于他们教学能力的提升,很多教师逐渐懈怠,积极性下降,变为日复一日地“守学生”。

整合后,学校为每个学科配齐了专职老师,升级了操场、食堂等硬件设施。林婷婷说,这些教师在大团队的影响下,精神面貌变得自信,眼界也不断开阔,逐渐有了超越自我的竞争意识。

兰州市第二十九中学语文教师周瑾发挥自身特长,分小组展开形式多样的教学活动,教社团里的学生学陶艺、学绘画。“许多曾经不能实现的想法都有了体现,教学更加专注。”

如今,这里的教学氛围和校园风貌已非常接近城市学校。学校翻修一新,不仅为宿舍、教学楼粉刷了墙面,还在操场铺设了草坪。

“同学变多了,老师更专业了,学习氛围一下子就有了。”转学后,付明锋变得爱看书,成绩提升很快,“教室后墙书架上摆满了书!每周都有阅读课,写完作业也能看。一天最多的时候能看两个小时,三国、水浒、西游都看过一遍!对这些书太爱不释手了!”

“学校像个‘家’”,来回坐校车

所谓后山,翻过山,进了沟就叫后山,娃儿要上学基本都要走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当地村民指着远处的高山,这样描述着孩子上学的艰辛。

王官营中心校校长杨学义说,教学点的学生大多是留守儿童,长期缺乏父母陪伴,由爷爷、奶奶隔代抚养。孤立包養網的教学点、枯燥乏味的学习使他们无法参与正常的集体生活,在遇到生人时不敢直视和主动打招呼。

在城乡一体化教育改革背景下,整合校为这部分学生提供了公寓。“寄宿制不是一刀切,可以灵活调整。”兰州市七里河区教育局教研室主任王伟福表示:“低年级学生父母可以接送回家,早饭在学校吃,中午吃住也在学校,晚上接回家,我们提倡家长尽可能地多参与孩子的教育。”

今年12岁的鲁作旺,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从小和爷爷一起生活的他渴望结交更多朋友,参与集体生活,但之前仅有21个学生的邵家洼小学根本无法实现。2020年,鲁作旺所在小学附近所有“萎缩”小学的学生都转到了交通便利的宋家沟小学,鲁作旺入住了学校的学生公寓。

再次见到鲁作旺时,他的身边多了朋友的陪伴。篮球场上他带球突破、上篮,与队友击掌、欢呼。阳光的照射下,他的脸庞微微泛红,笑得灿烂。

宋家沟小学校长朱弋说,为了照顾好学生的生活,学校将整合后多出的师资聘为公寓的生活老师,在给学生生活和情感陪伴的同时,注重培养好的生活习惯和行为。

李加东是兰州市第二十九中学的宿管主任,除了寄宿管理,他还负责跟车每周接送孩子们。“每到周五放学,四辆校车将沿着五条优化线路,把学生们一一交到家长的手里。虽耗时较多,但不能耽误亲人的相聚。”

这里山大沟深,尤其在冬天的时候,校车会面临行路难的窘况。生活老师臧绪玲说:“2021年一冬日降雪,大雪封山,道路湿滑,有一条线路包養的学生们周末没法乘车回家,生活老师们决定集体留下来加班,陪着孩子们度过周末。”

臧绪玲曾是四年级学生鲁金斌在窎岭小学的数学老师。她说,三年前鲁金斌刚转学,头发比较长,不敢抬头看人。来新学校报到的第一天,臧绪玲就带着他去理发、洗脸、洗衣服……

现在,鲁金斌和姐姐鲁金玲、妹妹鲁金玉一起,在兰州市第二十九中学就读。

转变是一天天慢慢发生的。如今鲁金斌看见老师不躲了。有一天在思想品德课上,鲁金斌开始“调皮包養捣蛋”。臧绪玲笑着说:“我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挺欣慰的,说明孩子们慢慢融入了大家庭。”

期盼更多孩子健康成长

“以学生为本,以乡土为根。”兰州市七里河区教育局局长王炜说:“集中办学后,我们紧扣‘乡村振兴’,发挥乡村教育的优势,将课后服务与乡土文化相融合。”

七里河区黄峪镇的王官营中心校管理的村小从2014年的21个整合成目前的4个。下午4点,下课铃声一响,王官营小学的孩子们就迫不及待地奔向操场。大家迅速排好队,左手持鼓,右手执鞭,孩子们时而跳打、时而举打,伴随体艺老师有节奏的哨子声,动作起落有度,鼓声铿锵响亮。

王官营中心校校长杨学义说,2020年,学校探索将教育与当地风土人情充分融合,引入学校课后服务,利用乡村的资源,邀请专家学者和民间艺人走进课堂,同时突破农村的限制,体艺老师会将这些传统艺术改编成适合小学生学习传承的表演形式,教孩子们太平鼓、狮子舞、武术操……

王官营小学五年级学生田歆玥练习兰州太平鼓已有一段时间。“以前,每当村里响起太平鼓声,我和小伙伴们都会跑去看热闹。自己上手才发觉并没有那么好学。太平鼓花样很多,打一会儿就满头大汗。”

学校体艺教师毛玺平说:“孩子们自从打上兰州太平鼓,精气神都不一样了,更加乐观自信了,身体素质也得到提高。孩子们对乡土文化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对于乡村孩子来说,他们有更多的潜力亟待发掘。兰州市教育局局长南战军表示,在城乡教育一体化的过程中,要照顾到每个孩子的实际情况,让他们享受到有质量又有温度的教育。

王炜介绍,在教育资源整合过程中,按家长诉求和就学意愿,就近分流学生400多名,交流调配师资146名。现在每年可节省教育支出约900万元,将节约资金投入到乡村教育更需要的地方。

现在,七里河区每年向农村学校投入专项资金对整合资源的农村学校进行了品质提升建设。“班班通”、智慧黑板、数字化录播教室等先进教育器材的配备,使所有农村学校实现了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

乡村教育的振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此模式能坚持下去仍需多方发力:如优质资源是否持续流向乡村、绕山行走的校车安全如何加强……这一系列问题仍需探索、实践、破题。兰州市七里河区委书记芮文刚说:“但是‘把每一位学生放在心上’是我们的共同理念。我们将继续为乡村孩子提供优质、温暖的教育环境,期盼更多学子成为乡村振兴的人才。”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白丽萍 任延昕)

By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